• <tr id='cEoWy5'><strong id='cEoWy5'></strong><small id='cEoWy5'></small><button id='cEoWy5'></button><li id='cEoWy5'><noscript id='cEoWy5'><big id='cEoWy5'></big><dt id='cEoWy5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cEoWy5'><option id='cEoWy5'><table id='cEoWy5'><blockquote id='cEoWy5'><tbody id='cEoWy5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cEoWy5'></u><kbd id='cEoWy5'><kbd id='cEoWy5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cEoWy5'><strong id='cEoWy5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cEoWy5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cEoWy5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cEoWy5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cEoWy5'><em id='cEoWy5'></em><td id='cEoWy5'><div id='cEoWy5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cEoWy5'><big id='cEoWy5'><big id='cEoWy5'></big><legend id='cEoWy5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cEoWy5'><div id='cEoWy5'><ins id='cEoWy5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cEoWy5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cEoWy5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cEoWy5'><q id='cEoWy5'><noscript id='cEoWy5'></noscript><dt id='cEoWy5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cEoWy5'><i id='cEoWy5'></i>
                新华网 正文
                网贷案被执行人多为二三十岁年轻人
                2019-11-01 08:03:32 来源: 北京青ぷ年报
                关注●新华网
                微博
                Qzone
                评论
                图集

                  网贷案被执行人多为二三十岁年轻人

                  二中院近三年相关案件中80%以上被执行人“失联” 已纳入“失信名单”或被限制高消费

                  31日,北京青年报Ψ 记者获悉,北京二中院发布了近三年网贷平台类执行案件的调研分析。

                  经统计,仅二中院执行三庭2017年至2019年仲裁类执行案件中,网贷平台类案件占比逐年攀升。

                  案件中,被执行人年龄大多集中在20岁至30岁之间,且80%以上“失联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网贷平住推擅台案件97件,申请执行标的为301万余元。

                  标的额超▓过10万元的仅3件,标的额最小的仅1000元。

                  特点

                  网威胁贷执行案逐年攀升 借贷数额普遍较小

                  据了解,仅二中院执行三庭2017年至2019年的1002件仲裁类执行案件中,网贷平台类案≡件就占15.8%。其中,2017年网贷平台百分之十则是体内附有虫神案件占当年仲裁案件的4.6%;2018年网贷平台案件占当年仲裁案件的15.1%;2019年(截至10月21日)网贷平台案件占当年仲裁案件的21.7%,比重㊣逐年升高。

                  二中院执行三庭法官梁立君表〖示,由于网贷平台面向全社会且多为移动端APP操作,因此其涉及当事人人数众多,且借贷数额普遍较小。以2019年案件为例,以仲裁№为执行依据的案件共447件,申请执行标的为58亿余元。网贷平台案件97件,申请执行标的为301万余元,标的额仅占当年全部仲裁案件╳标的额的0.05%,案均标的为3.1万元。该97件案件中,标的额超过10万元的仅3件,标的额最小的仅1000元。案件量占比较大但标的额较小甚至是极小。

                  同时,在网贷执行案件中,申请执行人相♂对集中。近三年,二中院审理的涉及网贷平台类案件中,申请执行人仅涉及8家主体(平台或公司或通过平台出借的自然人)。而被执行人均为自然人,且80%以上无法取得联系。案件被执行人涉及年龄范围相对集中,20-30岁之间较多,且多◣用于个人消费。

                  难点

                  因“失联”查无财产等原因 执行完毕案件到位率你们才舍得出来偏低

                  此外,在二中院执行三庭办理的159件网贷平台案件中,近一半案件因被执行人下落不明、无法联系、查无财产、采取∑信用惩戒措施等,执行完毕案件占35.2%,到位率偏低。此外,有部分网贷平台的网络仲裁裁决,因不符合新的司法解释规△定被二中院依法驳」回执行申请,此类案件占仲裁类案件的0.7%。

                  2017年8月24日,借款人高某与某平台在线签订借款协议。根据《借款协议》的约定,被申请人通过该平台借得款项2万元,借款日期为2017年8月24日至2019年8月25日,分24期归还。由于高某连续●逾期未按时还款,为避█免出借人的损失,该平台于2018年1月24日将该笔借款项目借款转让给某资产管理公司。截至2018年4月24日,某资产受让公@司共受让借款本金16950.36元及应付利息552.71元。在执行〒过程中,被执行人高某向二中院主张其身份证系出借给其朋友使用,实际借款并非其本人,但未ξ 提供相应证据证明。

                  二中院认为,该案借款协议由被执行人高某签订,其虽主张其身份证系出借给其朋友使用,实际借款并非其本人,但未提供相应证据证明,亦无证据证明其系被胁迫、欺诈情况下签订合同。高某应依法承担唐林龙面带红光此案生效仲裁裁决书确认的债务。法院查询、冻结其银行账户,并对高某限制其高消费并纳入失信被与一阳子执行人名单。

                  惩戒

                  被法院采取信用惩戒措施 近80%被执行》人成老赖

                  “执行中,有的被执行人系出于友情或爱情而出借身份信息用Ψ 于网贷,与真实借款人关系恶化后,又未能及时解决网贷问题,从而引发债⌒ 务问题。”梁立君表示,此类案件在执行案件中极为常见▓。之所以会这味道样,一方面是被执行人本身未能充分考虑身份信息出借后ξ果;另一方面,网贷平台对身份信息核▽实缺少监管,也从侧面加重了这种情况的出现。

                  此外,格式化电子借款合同本身存在不足或借贷人忽视其中争议解决条款;平台借贷存在将居间服务费计入借款本金、骚扰、欺骗甚至威胁的违规行为;网贷平台自身风险控制制度不完善;借款人看了下手机上诚信缺失,面对执行案件选择逃避等也是此类案件高发的原因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二中院执行三庭近三年的159件网贷案件中,近80%的案件被执行人被采取信用惩戒措施,被限制高消费或者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。其中,有20%的案件因借款人迫于信用惩戒压力而被动履行。”梁立君称。

                  此外,梁立君建⊙议网贷企业要合法经营。坚决杜绝砍头息、非法催收等涉嫌套路贷行为;明确∏争议解决条款,将涉及借款人诉讼权利的条款参照保险行业规范予以特别提示。“网贷借款人尤其是青年群体要培养诚信意识,养成信用消费的幼蚁喂食良好习惯,杜绝‘白借白花’等侥幸心理。”梁立君称。

                  提示

                  5种主▆要表现形式 认清套路贷避☆免入陷阱

                  在发布轰轰会上,梁立君介绍了目前套路贷的主要表现形式。

                  制造民间借贷假象。以各种名目诱◣骗借款人签订“虚高借款合①同”“阴阳合同”“空白合同”,有的还要求对前述合同进行公证,为违法目的披上合法外衣。

                  制造资金走账流水。为制造↘将全部借款交给借款人的假象,将“虚高借款”金额转入借款人的银行账户,制造与她让我先行过去准备借款合同一致的银行流水。实际上借款人并未取得或者完全取得转入银行账户的前述钱款。

                  单方制造违约。出借方故意设置各种违约条款、制造违约陷阱、刻意躲避还款等方式,使借款人不能依照合●同还款,造成借款人违约。

                  恶意垒高借款金额。在借款人无双腿已经开始打颤了力偿还“虚高借款”时,由关联方为借款人偿还“虚高借款”,继而与借款人签订更高额的虚高借款合同,出借人通过ξ这种转单平账、以贷还贷的方式不断垒高借款金额。

                  软硬兼施,恶意讨债。在借款人无力偿还“虚高借款”的情况下,通过暴力、胁迫、软暴力、虚假诉讼等手段索取债务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如在法院强执中遇到相关情况,在通过合法程序ξ 主张救济权利的同时,亦可向公安机关举报。”梁立君表示,法院在收到相关举报线索,也会依法向⊙有关机关移送。(记者 叶婉)

                +1
                【纠错】 责任编辑: 邱丽芳
                新闻评论
                加载更多
                挪威:绚烂北极光
                挪威:绚烂北极光
                醉美新疆还有金秋胡杨
                醉美新疆金秋胡杨
                走近第二届进博会首件进馆展品
                走近第二届进博会首件进馆展品
                水墨南迦巴『瓦峰
                水墨南迦巴瓦峰

                ?
               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13261125179125